东家命里缺一位 V第二十六章[07.18]
  牢房里的唐珺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知道两个婆子突然不折磨她了,而她也已被折磨的累得当那两个婆子一停手就立刻睡去的程度,当她再醒来时,就发现自己被打理得清清爽爽,然后被架着上了堂。
  知府看着一身清爽的唐珺瑶,反而瞪了李辰昌一眼——本来一个人入了狱就不可能不狼狈,但唐珺瑶被刻意打理过才送上堂,可见原来的模样该是要更?#29616;?#35768;多,才不得不将她打理一番。
  知府看唐珺瑶还一脸睡意,双眼满布血丝,再见她被狱卒带进来时不小心扯高的袖子下,留?#26032;?#26159;青紫的手臂,看那青紫的程度,季天佑说她一入狱便遭凌虐果然是事实。
  「不过一桩小小的逃税案件,怎劳大人亲自走这一趟?」李辰昌在知府的身边鞠躬哈腰的,不明白知府怎么得知这个消息。
  「你也知道这是个小案件,怎么不快快开堂审案,是罚款还是放人不过一刻钟就可判定的案子,怎么拖了这么久?」
  「是属下失职。」李辰昌理亏,只得自讨没趣的?#35828;?#22530;下,坐至侧席。
  知府接着命人带上两个婆子,不先审唐珺瑶逃税一事,倒先审起了两名婆子为何虐囚,两名婆子没想到知府竟然亲自要审?#31246;福?#19968;时吓得开不了口。
  「你们不说话是不敢,还是看不起本官?」
  两名婆子这才回了神,连连磕头承认,并说是唐珺瑶一入牢房就趾高气昂看不起她们,这才动手泄愤。
  知府也不多言,立刻又调了郭瑞丰上堂。
  那郭瑞丰可沉着许多,看见两个婆子也没心虚,知府问了两个婆子是否是他所指使,他更是立刻否认。

  「你胡说!我一入狱,你便派了你铺子的掌柜周源到牢房来威胁我,说是若不卖你食谱将有吃不完?#30446;嗤罚?#25509;着那两个婆子便凌虐我,你还要狡辩!」
  「唐东家,我知道在买卖食谱一事上我们是有了嫌隙,但你自己招惹的麻烦怎能随意推到我的身上?我郭家上下几十口人,都可以证明这两个婆子不是我府里的人。」
  「你又不是傻子,当然不会派自己府里的人进牢房。」
  「你无凭无据还敢在堂上血口喷人吗?」
  「放肆!」知府惊堂木一?#27169;?#30636;时堂下鸦雀无声。他自觉这案审得窝囊,堂堂一名知府却得来帮下属审这个逃税的小案,说出去实在荒唐,但季天佑早把一?#32961;?#26126;清楚,只无奈李辰昌不开堂便无法呈上证椐,才把证据全堆到了他眼前,逼他要来长嵌走这一趟。
  此时他正窝着一肚子火,一副旁人别再招惹他的神情,「带牙人周二。」
  一听到牙人周二,郭瑞丰便铁青了脸,虽然依旧没露出心虚的神色,但多少还是有了破绽。
  那日季天佑越级?#32454;?#25214;上了府衙申冤,指称郭瑞主因为与唐珺瑶的买卖不成,透过牙人周二买下两名曾在大宅院工作过的婆子,将人送进牢里凌虐唐珺瑶,就连婆子两人犯事入狱?#30446;?#20027;都找到。
  由于所有的证据都到郭瑞丰身上就断了线,所以尽管他怀疑李辰昌可能收了贿才让郭瑞丰如?#23435;?#25152;欲为,季天佑最后也只能对知府告李辰昌一个怠忽职守的罪名,他没有时间再慢慢收集证据,只想快快救岀唐珺瑶,于是只能如?#36865;?#21327;……
  知府也不马虎,毕竟证据都到了眼前,很快就把设计整个事件的郭瑞主给定了罪。
  此时坐在侧席的李辰昌暗?#30340;?#20102;把冷汗,幸好当时他听了金幕宾的建议,要郭瑞丰自己想办法把两个婆子送进牢里,否则此时他岂不也栽在这上头了。
  郭瑞丰眼色也好,知道知府找到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李辰昌涉案,也不敢随便攀咬他,何况把他供岀了,对自己不但没半点?#20040;Γ?#36824;多了个?#31361;?#30340;罪名,他不是傻子最后只得认了。
  「郭瑞丰,你欲买食谱不成,竟然趁着唐氏因事入狱,见机行恶事,本府?#24515;?#21171;役三个月,并支付何家五十两银子,你服是不是服?」
  郭瑞丰此时怎能说不服?既然事迹败?#35835;耍?#21482;能承担,「草民认罪。」
  「何唐氏。」
  ?#35813;?#22919;在。」
  「本府前来长嵌县城前曾去勘査过你的吃?#31243;?#23376;,虽然要说是铺子还算牵强,但本府命人私访,你那吃?#31243;?#30340;?#35775;?#24237;若市,足见缴税也属应当,既然你的吃?#31243;?#26159;近日才扩建完成,本府对过去未缴税款可以既往不咎,但从今往后你必须确实缴税,你服是不服?」
  ?#35813;?#22919;认罪。」
  「至于你……李辰昌。」
  李辰昌一听上司叫唤,立刻站起身来到堂前,屈身应命,「属下在。」
  「本府知道最近长嵌县城的庆典在即,你辖内事务繁多,但案子没有定期排审,还是难以摆脱渎职的疑?#29301;?#26412;府念你初犯,就罚你一个月的俸银,从今往后不可再有怠惰情事,你服是不服?」
  「下官知错。」
  「如此甚好,退堂吧!」
  唐珺瑶再不甘愿,也知道这是她最好的结果了,所以即便她知道李辰昌绝对也是促成此事的一?#32602;?#20173;只得吞下。
  「珺瑶。」
  「娘!」听见了公婆的声音,本是跪着的唐珺瑶这才安了?#27169;?#20294;一放松便失去了气力,她瘫软在地。
  花氏也心疼,立刻把儿媳妇给搂入怀中,?#35813;?#20107;就好,没事就好。」
  「爹娘怎么有办法把知府大人给请来?」
  何昆及花氏看了赵东贵一眼,知道人肯定是季天佑请来的,却不知道季天佑为什么人没有到场。
  「工头、何婶,先把弟妹给带回家吧!这段日子她怕没少受折磨,东家特地让我驾了马?#36947;矗?#23601;是想让弟妹能快些回家休养的。」
  何昆及花氏没有扭捏,儿媳妇要紧,立刻道谢便把唐珺瑶扶上了?#24608;?br />  而唐珺瑶虽然在上堂前得以小睡近一个时辰,但察子审完?#31449;?#26159;精疲力尽的,所以上马?#24471;?#26377;多久她便昏沉入睡,连自己是被公婆搀扶下车的都不知道。
  自然她也没来得及问,季大哥既然救了她,怎么没来见她?
  唐珺瑶回家足足睡了一日,醒来后?#36286;?#20102;好几碗粥,这才?#25351;?#20102;体力。
  花氏见她这模样心疼,别说在她睡着的时候一直在旁照顾着她,见她醒来就说肚子饿,又知道她在牢里一日总得要饿上两?#20572;?#24597;她吃太快?#23435;福?#36824;煮了粥给她,如今见她终于精神许多,也忍不住骂她倔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?#19981;叮?#35831;购买正版。

.

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
体彩江苏7位数的玩法 男子1亿买彩票输光 广西快三官网 守株待兔两码中特 四川时时彩怎样玩 电玩城游戏大全 辽宁35选7软件 淘宝开奖我怎么进不去 宁夏11选5软件 黑龙江p62走势图30期 天津时时彩开奖官方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连线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二码中特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 11先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