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娘敛财 卷一 第六十二章
  她既然如此决绝,辛氏想着强扭的瓜不甜,便不强求,只得给薛太太写信将亲事推了。
  杨萱极是感慨,心想杨芷跟这位张继果真是没有缘分,前后两世都错过了。
  而辛媛却悄悄告诉杨萱,「我觉得阿芷姐本来就没看中张公子,不过是拿我当替罪羊罢了。她这人心思真黑暗,你以后可得当心别被她欺负了。」
  杨萱笑笑,没应声。
  再过数日就是杨萱的十岁生辰。
  跟头几年一样,辛氏只吩咐厨房煮了长寿面,并没?#20889;笏敛?#21150;。
  府里众人都备了礼,诸如笔墨纸砚香囊帕子等物,各自不同。
  夏怀宁在学里不得空过来,却是打发小厮长福送来一匣子笔,有画?#23435;?#33457;鸟的狼毫,有用来晕染的大小?#33258;疲?#36824;?#20449;?#21047;等等。
  杨桐记着杨萱的话,推辞不受。
  长福苦着脸打千作揖,「公子要是不收,小的回去免不了一顿板子,您老大人大量,体恤一下小的。」
  杨桐想着总是夏怀宁一番好意,笑道:「现下二妹妹大了,母亲吩咐过不得轻易往里传送东西。这样吧,东西我留下,权当怀宁送给我的,?#39029;?#24576;宁的情。」

  长福千恩万谢地出了门,拐过胡同,瞧见辛氏旁边的大丫鬟文竹正跟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拉拉扯扯的。
  男子像是给文竹什么东西,文竹不肯要,那人却硬塞进文竹手里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  长福嘴里「啧啧」两声,心道:原以为杨府是书香门第,没想到下人也免不了私相授受,可见天下乌鸦一般黑,没?#24515;?#22788;更干净。
  文竹怀揣着荷包匆匆忙忙回到正房院,对辛氏道:「我以为谁找我呢,竟是三舅爷。三舅爷说二姑娘整生日,送了样东西。我本是不想要,三舅爷非得给。」
  说着将荷包交给辛氏。
  辛氏打开来看,里面是只极普通的银镯子。镯身全无纹饰,只镯口做成丁香花形状。
  镯子看着挺粗,掂起来份量却不重,应该?#24378;?#24515;银,或者里面掺了假。
  可不管怎样,总归他心里还惦记着杨萱。
  辛氏叹口气,将镯子仍旧放进荷包里,「送给二姑娘吧,对了,三舅爷看着精神怎样,?#33267;?#36824;是瘦了?#20426;?br />  文竹低声道:「瘦了不少,而且看着比往常显老相。」
  「都是咎由自取,」辛氏恨恨地道,「自己不上进也怨不得别人。」
  文竹不敢应,躬身退了出去。
  杨萱见到荷包很是高兴,先没?#20889;?#24320;,而?#20146;?#32454;问了辛渔近况,待文竹走后,才欢天喜地地戴在腕间。
  辛渔的眼光是极好的,镯子虽然简单却很好看,尤其在丁香花下方,还刻着两个小小的古篆字——忘忧。
  萱草即为忘忧草。
  杨萱心头一动,想起辛渔束发的竹簪,簪头也刻成丁香花。
  于是轻轻旋转着丁香花,旋过五六下,镯口脱落,里面卷着两张字条,一张写着,?#25954;?#36154;萱萱芳诞」,落款是三舅舅。
  另一张则写着,「镯子里可以放仁丹,也可以把你的私房钱放进去」。
  杨萱?#32769;?#33509;狂,将两张纸都撕成碎片,又?#34987;?#28779;地翻腾长案下面的木匣子。
  匣子里本来盛着她历年积攒的月钱,去年腊月,她把所有积蓄都给了辛渔,现在只有十几两散碎银子。
  碎银子却是没办法塞进镯子里,得?#28982;怀?#38134;票才成。
  吃晚饭时,辛氏便瞧见杨萱腕间的银镯子,叹一声,「你倒是跟你三舅?#36865;?#22865;,我给你的碧玺石手串怎么不戴?#20426;?br />  杨萱笑道:「碧玺石太贵重,这几天我要去厨房做菜,怕沾上水沾上油,银镯子不怕。」觑着辛氏脸色,又低声求?#36965;?#25105;能不能去看看三舅舅,跟他道声谢?#20426;?br />  辛氏?#25947;?#29369;豫地回答:「不?#23567;!?br />  没有半点通融的余地。
  杨萱只得打消这个念头,倒是往厨房里做了先前秦笙说的面疙瘩汤,又跟王婆子学会了用面引子发面以及怎样给包子皮捏褶子。
  等到落雪的时候,她?#20011;?#21487;以很熟?#36820;?#33976;出来一锅包子。
  肉馅的包成圆包子,素馅的捏成?#33285;?#29366;的长包子,再围着摆一圈婴儿拳头大小的葱油花卷,一锅蒸出来既好吃又好看。
  辛氏又单?#26469;?#30528;杨芷去赴过几次宴,?#19978;?#30475;的人家不是没有张家家世好,要么就是人才不如张继上进。
  总之,都没能成。
  进了腊月,人?#24378;?#22987;忙年,这种宴会也便暂且告一段落。
  启泰十九年的冬天格外冷,雪一场接着一场,前面残雪未化,紧跟着又落上一层新雪。
  京都的柴米粮?#24605;?#26684;飞涨,恨不得是冬月的两?#19969;?br />  饶是如此,铺子里也常常缺?#24178;?#33756;。
  百姓除了骂娘之外,并不着急,因为今年风调雨顺收成不错,只苦于路途难走,粮仓里的粮发不到粮铺里。等天气好转,铺子里自然就?#36763;肆浮?br />  杨家也不愁,杨修文找了个好天气,到车马行雇上两辆车,?#29369;?#24196;拉回来一?#24471;祝?#21322;车?#25749;?#21322;车鸡鸭鱼肉,足够他们应急。
  杨萱开始学着和面擀皮包饺子。
  王婆子本就有一手灶上的?#27809;?#35745;,既然杨萱愿意学,少不得使出浑身解数来教。厨房里三个当差的?#36763;?#21475;福,连续好几日天天吃饺子。
  过完年,雪仍是不见停,全国各地渐渐有灾情传来,尤其是辽东和宁夏,都有房屋倒塌百姓?#36865;?#30340;情况。
  雪上加霜的是,鞑子集结十几万兵马在西北边陲杀戮抢夺。
  正月十三,榆林卫接连送来三道战报,道道都是战事紧急请求援兵。
  也便是因此,启泰二十年的上元节格外平淡,灯市上没?#20889;?#24314;灯塔,而逛灯会的人也格外少。
  杨修文倒是带着杨萱与辛媛去转了一圈,只买了数盏花灯就兴致索然地回去了。
  辛媛?#21271;?#24616;没意思,不若扬州的灯会?#39286;幀?br />  正月十?#39034;?#24311;开印,太子自动请缨?#26102;?#24481;?#23567;?br />  启泰帝允他二十万兵马,带足粮草,并亲自送出?#29575;?#38376;。
  原先由太子坐镇的几处?#22969;旁?#20998;别交由其他皇子暂管。
  出了正月,天气一天比一天暖了,下过两场春雨后,柳?#39029;?#20986;新绿,草芽也发出嫩黄,河面的冰早已解?#24120;?#32780;人心则渐渐开始活泛起来。
  杨修?#25343;?#22825;忙得不可开交,原本申正之前便?#19978;?#34905;,现在常常酉正时分也不能赶回家。
  虽然忙碌,气色却极好,清俊的脸上总是挂着?#23588;?#31491;定的笑。
  因为杨修文欢喜,连带着全家的气氛都很好,尤其是杨芷,先前因亲事不顺而沮丧的心情早已不见,?#21482;?#22797;成往常的端庄温柔。
  三月里,杨芷满了十二岁。
  秦?#32454;?#26472;萱写信说她的亲事最终没有成,因为男方改了主意不打算往京里调动而是留在大同戍边。
  杨萱很替秦?#32454;?#21040;高兴,总算不用给?#35828;?#21518;娘了。
  与此同时,辛氏也接到了大舅母的信,大舅母打算在京都买处宅院,不日就要启程进京……
  注:相关书籍推荐:
  01、《娇娘敛财 卷一》作者:澐晓
  02、《娇娘敛财 卷二》作者:澐晓
  03、《娇娘敛财 卷三》作者:澐晓
  04、《娇娘敛财 卷四》作者:澐晓
  【卷一完】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?#19981;叮?#35831;购买正版。

.

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
竞彩混合过关奖金 和皇马谁厉害 青海3d走势图 网易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 ag真人试玩2000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 九龙足球推荐 广东11选550期走势 pk10开奖记录 全球三大电子游戏公司 湖南幸运赛车前三 白姐露透码书籍 极速十一选五是哪里的 湖北体彩网